丈母娘让赘婿离婚,赘婿签完字当场被豪车接走,丈母娘傻眼!

第1章:窝囊废的身世

“突发情况!今日帝都周家发生重大意外,一夜之间祖宅被烧,产业全部被毁。”

“周氏全家被杀,现任家主的尸体被人从垃圾桶里发现,死相凄惨,旗下依附的各个小家族分崩离析,可以说周家一夜被灭!”

“周家作为帝都十大家族之一,影响力巨大,这次被灭,让整个华夏震动!”

“相关调查已经启动…”

电视机里传来了新闻的报道声,正在拖地的周毅听到声音,身形霎那间如遭雷劈凝固在原地,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么大的家族居然说没就没了,帝都的水还真是浑啊。”老丈人坐在沙发上略带惊讶的道。

随即瞅了一眼愣住的周毅,顿时眉头一皱,抬手狠狠朝着周毅脑袋上打了下嚷嚷道:“愣着干啥呢,拖地都想偷懒,你还有啥用!”

周毅被这一巴掌打的瞬间惊醒,连忙继续拖地,只不过拿着拖把的手在颤抖,眼睛也微微发红。

“爸,你能不能别随便打周毅,他也是有尊严的。”一道悦耳的声音响起。

只见一个绝色女子从屋内走出,红色的修身长裙将她火辣高挑的身材突显的淋漓尽致,两条白腿颀长无比,踏着细长的高跟鞋,气质非凡。

女子名叫洛凝,周毅的妻子。

“哼,尊严?这东西周毅有吗?”老丈人不屑的笑道,“咱们在家族天天被人冷嘲热讽,都是他连累的,你嫁给他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老丈人洛天赋盯着周毅越看越不顺眼。

洛凝美眸也是看向周毅,期待后者能说点什么,不过让她失望的是此时周毅一脸失神,眼睛都红了。

“唉…”重重的叹了口气,洛凝心中对周毅没有了一丝期待,彻底失望。

“走吧,家族大会这周日召开,今天有个老太太主持的小会,咱们要赶快过去。”洛天赋道。

说完瞅了一眼周毅,愤恨的道:“你不准去,就在家里给我拖地洗衣服,没做好,晚饭也别吃了!”

听到家族大会,洛凝柳叶黛眉紧紧皱起,今天已经周四,还有三天就要召开。

所以她根本没有心情去管周毅,直接转身离开。

等人都走完了,周毅再也坚持不住,整个人像失了神一样,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不是因为洛天赋的打骂,也不是洛凝的失望!

而是因为刚刚电视报道的新闻,那被覆灭的周家,就是他的家族!

四年前,他被家族赶出来,被老管家也就是洛家老爷子收留,洛老爷子对他很好,还将洛家大小姐洛凝嫁给他,这个消息惊动了整个天阳市。

因为一代女神居然嫁给了一个不知名的废物!

这成了天阳市最大的笑话!

三年前洛老爷子去世,从那以后周毅在洛家的地位便一落千丈,甚至还不如一个下人,受尽冷眼嘲讽。

“家族被灭了…”周毅眼神有些空洞。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迅速冲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从床底下掏出一个积满灰尘的小木箱。

他依然清晰的记得,四年前他被赶出家族时,母亲对他说的话。

“周毅,这辈子你都别想回到周家,在周家学到的本事也不能用,除非周家灭亡!”

“把这个小箱子带着,不能丢也不要随意打开。”

正因为母亲的绝情,家族的冷漠,周毅才心灰意冷的来到天阳市,自甘堕落成为别人口中的废物。

连续输入三次密码,周毅打开了小箱子,一股霉味扑面而来。

小箱子里的东西很少,两本书一封信。

周毅颤抖的打开信封,几行字映入眼帘。

“毅儿,打开这封信的时候,想必周家已经不在了。”

“我们周家惹到了恐怖的存在,覆灭是必然的,所以将你逐出家门不是我本意,我是为了保护你啊!”

“在天阳市好好生活,我在那里留了一家公司给你…”

“千万不要想着为我们报仇,敌人是你想象不到的存在,今后做事要低调忍耐,不要步入家族的后尘…”

读完这些,周毅整个人都愣住了,眼神涣散,脸色苍白,情绪剧烈波动。

原来四年前他被逐出家门,是母亲为了保护他!

原来这一切都是家族为了他好!

如今他终于得知真相,可是家族却没了,所有亲人都死了,他成了孤零零的一个…

想到这四年的心酸还有亲人逝去的悲痛,周毅顿时趴在床上大哭起来,不知不觉间昏迷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

周毅被一阵铃声吵醒,迷迷糊糊的接听了手机。

“喂…”周毅昏迷了大半天,声音很虚弱。

“周大废物!十分钟之内赶到第二人民医院,否则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手机另一端传来了一声暴躁的声音,周毅听到后眉头一皱。

洛武!

他大伯洛天辉的二儿子!

洛老爷子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周毅老丈人洛天赋是二子,长子洛天辉是家族的顶梁柱。

所以洛武在洛家地位极高,欺压周毅算是家常便饭,这三年来周毅天阳市第一废物的名号,就是洛武一手造成的,每次见面对周毅少不了一番嘲讽欺压。

“我…”周毅刚出口,洛武暴躁的声音再次响起。

“别废话,赶快打车来!”

说完,洛武直接挂断了电话。

此时天阳市第二人民医院。

挂掉手机的洛武不复刚刚的嚣张,而是满脸冷汗,在走廊上来回踱步,似乎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事。

“儿子,不用担心。”旁边一个妇人道,“只要那废物一来,咱们就没事了。”

妇人一身珠宝气,脸上画着浓妆,她是洛武的母亲朱玲,也就是周毅的大伯母。

“好…好…”洛武长呼一口气,想到周毅窝囊的性子,心里安稳不少。

半个小时前他和母亲为了准时参加家族的小会,开车太快不小心将一个老人家撞到在地,想直接逃离现场却被路人抓个现行,迫不得已才将老人送到医院。

本想花点钱了事,谁知道老人背景很大,他们洛家根本得罪不起,这可把洛武吓坏了。

他还有大好年华,可不想蹲监狱啊!

于是想到了让周毅来帮他顶罪!

“谁是司机?”这时,两个交警走了过来。

洛武脸色一变,吓得说不出话来。

母亲朱玲笑眯眯的开口道:“两位小兄弟,我儿子是车主,但不是司机,司机马上就来。”

交警皱了皱眉头道:“我刚刚就说了老人身份特殊,马上我们局长副局长都会赶来,如果司机还没到,我们到时只能先控制你这位车主了!”

“什么…!”

洛武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要不然有洛母扶着,恐怕会直接瘫倒在地上。

不过绕是如此也是双腿发颤,冷汗直流。

被吓的不轻。也就是这个时候,周毅赶到了医院,远远看着洛武,一脸的疑惑。

“废物,你终于来了!”

第2章:顶罪

看到周毅,洛武脸色大喜,一把拉住前者,看着交警道:“两位大哥,车主是我,但是今天我把车借给了他,他是我姐夫,一切的责任都是他,和我无关!”

说完,洛武又义正言辞的盯着周毅道:“姐夫,你太不小心了,我好心借车给你,你却不识好歹,闯红灯,还撞到了老人家,等着坐牢吧!”

周毅一脸懵,下意识的道:“我不是…”

“你说什么!”洛武一声怒吼,直接攥着周毅的领子大声道,“你小子想狡辩吗,你这废物还嫌我们家丢人不够吗!吃我们家的,穿我们家的,一点用处都没有!”

说着,洛武声音突然放低,恶狠狠的道:“废物,赶快承认是你撞的,二叔家以后会好过点,要不然等着二叔一家被逐出家族!”

洛母也是走了过来阴恻恻的道:“马上家族大会就要召开,只要我们家略施手段,洛凝侄女辛辛苦苦打理的公司恐怕保不住啊…”

听到这话,周毅瞬间明白了。

原来洛武是想让他顶罪啊!

刚想直接拒绝,周毅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洛凝的倩影,在洛家三代中最优秀的人就是洛凝,但是因为嫁给了他,导致家族对洛凝的资源大大减少。

而且经常因为他受到冷嘲热讽。

想到那个坚强优秀的女孩如果再因为他而受到连累,周毅重重的叹了口气想着:“反正我现在也是孤家寡人,没有什么牵挂,生死都无所谓…”

随即重重的点了点头,看向交警道:“人是我撞的,和洛武无关。”

“哈哈哈哈,这才乖嘛。”洛武见状脸色大喜,刚欲出言,医院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躁动声,很快便见到一老者带着一群气势汹汹的黑衣男子快速跑了过来。

这让周围的人脸色大变,连忙躲的远远的!

与此同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一群医生走了出来。

“我大哥他怎么样了!”为首的老者语气急躁的道。

白大褂医生见到老者脸色大变,试探性的问道:“你是宁二爷…?”

宁天霸冷声回道:“正是!”

这话让白大褂医生后背发凉,这是宁二爷,那里面的岂不是就是那位宁老爷子,当代宁家家主的父亲!

宁家,天阳市四大家族之一!

绝对的庞然大物!

想到这里,白大褂医生连忙回道:“宁老爷子外伤很轻,就是…”

“就是什么?”宁二爷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白大褂医生犹豫了一下道:“就是因为惊吓,导致老爷子身上隐疾复发,情况很危险。”

“什么!”宁二爷脸色大变,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大哥身上的隐疾,一旦犯病谁都治不了。

想到这里宁二爷凌厉的目光陡然看向洛武等人,冷喝一声:“谁撞的?”

洛武脸色发白,全身止不住的颤抖,在宁家面前,他洛家连根毛都算不上!

“他,是他撞的!”洛武一把将周毅推了出去。

“我杀了你!”宁二爷双眼通红,双手就对着周毅脖子上掐去,看样子真是恨不得要杀了周毅。

“宁二爷请息怒,会有法律武器惩罚这人的!”一旁的交警出声道。

白大褂医生也是道:“宁二爷,虽然老爷子情况危急,但请你放心好了,我们副院长已经接到消息赶来,他是我们医院最顶尖的医生,想必一定能治好老爷子。”

宁二爷狠狠的瞅了一眼周毅,在心里已经做好了决定,如果他大哥真的有什么好歹,周毅必然会去陪葬!

很快一个身着白衣一头花白短发的老者带着一群医生快步走来。

“孙院长你来了,病人的情况很危险,我有点束手无策,还需要你来出手。”白大褂医生连忙叫道。

“孙院长,还请救救我大哥。”宁二爷真诚的道。

孙庆国点了点头走进了病房。

病床上躺着一位身穿病服的老者,可以看得出在老者左手腕有处擦伤,这算是老者仅有的外伤。

但老者却昏迷不醒,而且在他脸庞上一会有冷汗冒出,一会又变的通红无比热气腾腾,极为奇怪。

宁二爷见到这一幕脸色大变,暗叫完蛋。

因为这病算是他大哥的老问题,每次发病都差不多要去阎王殿走一遭,为了治病,宁家跑遍大江南北,找寻各路神医也依旧没有办法。

看到这次大哥又犯病,而且比以往更加严重,宁二爷眼中透露出一抹绝望。

孙庆国看着宁老爷子的病情也是皱了皱眉头。

一旁白大褂医生道:“病人明明外伤很轻,但却一直醒不来,检查身体也检查不出任何问题。”

孙庆国点了点头道:“宁老爷子的病的确很奇怪,用西医的方法恐怕没用,我倒是有治疗思路。”

宁二爷听到这话眼中一亮,连忙道:“孙院长你这意思是有方法救治我大哥的病?”

“实不相瞒,之前我们宁家也找了许多老中医,他们皆是束手无策!”

孙庆国还没有说话,一旁白大褂医生就笑道:“我们孙院长从小学习中医,到现在已经四十多年了,在天阳中医圈子里,孙院长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孙庆国也是自傲道:“宁二爷放心,老爷子的病虽然很棘手,但我还是有把握能治好的。”

“小李,把我的针袋拿过来!”

这话让宁二爷脸色大喜连忙道:“多谢孙院长,只要你治好我大哥,从此你就是我们宁家的贵客!”

“天致在外地没有回来,等他回来必然登门道谢!”

宁天致,宁家的家主,天阳市响当当的大人物!

孙庆国一边拿出银针一边挑了挑眉,以宁家在天阳市的能量,能和宁家扯上关系,对他来说有着莫大的好处。

想到这里,他手上的银针快速落在了宁老爷子身上,很快五枚银针落下,孙庆国手上还有五枚。

这时,病床上宁老爷子脸色恢复大半,见到这一幕,孙庆国笑了笑,一旁宁二爷也是脸色大喜。

“哈哈,果然不愧是孙院长,果然一出手就病除!”

“恐怕这对孙院长也算不得什么,人家四十多年的行医生涯什么样的病没见过,你们这是大惊小怪!”

“当代神医!”

一旁的众多医生也是赞不绝口,孙庆国很享受这种赞美声,然后就准备落下第六针。

“不能继续落针了,否则病人活不过今晚!”

就在众人的夸奖声中,一道陌生的声音突然响起,让气氛陡然安静了下来。

第3章:第一天才

周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病房里面,他看着病床上的老人继续道。

“按照你的针法前六针都没有问题,但落下第七针,病人脸庞开始发红,第八针全身发烫,体内温度升高。”

“第九针高温会烧坏病人的五脏六腑,让病人口吐黑血,第十针落下,神仙也救不活!”

这话让病房内的众人都是一惊!

皆下意识的转身看去!

孙庆国也是停手打量了一眼周毅,见后者如此年轻,顿时火冒三丈冷喝道:“哪来的毛头小子,老夫治病还需要你来指点?简直狂妄!”

白大褂医生冷声道:“你是医生吗,你懂医术吗?”

“他就是一个废物,懂个屁的医术!”洛武的声音突然响起,他一脸阴险的指着周毅,“你们可别被他骗了,这废物啥都不会,宁老爷子就是他撞的!”

洛母也是急切的道:“这家伙撞了人还想逃逸,幸好被我给抓了回来,你们千万别信他啊!”

“什么!他就是肇事者?”

“难道是看撞的轻了,想来补刀吗?真是恶毒啊!”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人,狂妄自大,心地歹毒!老爷子和你有什么仇,你居然想置他于死地!”

宁二爷见到周毅出言不逊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怒吼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来人,把他给我拖出去!”

周毅皱了皱眉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老爷子…”

不过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外面的黑衣保镖强行带走!

洛武见状嘿嘿直笑,暗想只要宁家将仇恨全部集中在周毅身上,这样可以减少对他的怀疑,甚至他最想见到的就是宁家直接杀了周毅。

死无对证!

宁二爷冷哼一声补充道:“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我们宁家的厉害!”

说完脸上立刻浮现一抹恭敬,看着孙庆国笑道:“孙院长请继续。”

孙庆国严肃的道:“宁先生要是不相信老夫,我也可以停手。”

宁二爷连忙道:“孙院长言重了,请你放心,那畜牲以后不会出现在你面前,我会让他长长记性!”

孙庆国点了点头道:“依法处理。”

说完便落下第六针,这时病床上的宁老爷子突然皱了皱眉头,手指动了动。

“要醒了,要醒了!”一旁的医生大叫道。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孙院长,以后你就是我们家的贵人啊!”宁二爷也是大笑道。

见到大哥好转宁二爷极为兴奋,同时心里对周毅更加的恨之入骨,不但撞倒老爷子,而且还阻拦治疗!

光凭这点,以宁家的能量足够让周毅享受一辈子的牢狱之灾!

孙庆国也是笑了笑满脸自信,然后落下第七针。

就在这时!

毫无征兆!

脸色恢复正常的宁老爷子脸庞突然开始发红,极为不正常,见状孙庆国皱了皱眉头,但他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没有犹豫直接连下两针!

噗!

就在第九针落下的时候!

宁老爷子张嘴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同时全身开始发烫,甚至让病房内的温度都有所升高,像个大暖炉一样!

“大哥!”见到这一幕,宁二爷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孙院长,我大哥怎么了!”

孙庆国拿着最后一根银针在微微颤抖,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宁二爷见状脸色大怒,一下子扒开孙庆国,手刚碰到宁老爷子身体便急忙缩了回来。

“好烫!”

宁二爷脸色铁青,这么高的温度宁老爷子的内脏恐怕很快就会烧坏。

“孙院长,到底怎么了!”宁二爷攥着孙庆国的衣领狠狠的道,眼中满是怒意。

孙庆国也是被吓懵了,他行医几十年也没碰到这种奇怪的症状,关键是如果宁老爷子出了什么状况,那他恐怕也活不了啊。

这让他满脸冷汗,极为恐惧,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连忙道:“快…快把刚刚那位小兄弟请回来,这症状和他说的一模一样…”

宁二爷也是回想起刚刚周毅说的话,顿时狠狠瞪了一眼孙庆国:“要是我大哥出了什么事,这医院就别开了,我唯你是问!庸医!”

说完连忙跑了出去。

这边周毅被宁家保镖带到了医院的厕所。

一群黑衣男子将他紧紧包围了起来,脸上凶神恶煞,一看就不好招惹。

“熊哥,二爷的意思是让我们先教训他一下。”一个黑衣人对着保镖头子黑熊道。

黑熊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人高马大气势凌人,瞅了一眼周毅,大手一伸直接将其提了起来。

“小子,听说你不仅撞到了我家老爷,还出言不逊阻拦治疗?”黑熊冷冷一笑,眼中凶光毕露。

周毅脸色淡漠的道:“我说的话是真的,你家老爷如果继续治疗下去,绝对活不过今晚。”

家族被灭的消息让他到现在都没有恢复过来,对于外物也不怎么关心,不过他在病房说的话自然是真的。

周家作为传承上千年的家族,靠的只有两手,医术和武术,凭借这两手功夫,周家千年不倒!

而周毅更是周家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天才!

医术和武术双修!

在四年前被赶出家族时,周毅发了毒誓,不动用在周家学到的任何东西,除非家族灭亡!

所以这四年来周毅没有用过自身的本事,但现在这个毒誓破了,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噗嗤!”

听到周毅的话,黑熊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周围的黑衣保镖也是笑声连连,似乎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你是不是还要说老爷的病只有你能治?”黑熊冷笑道。

“自然。”周毅说完这句话,脸上闪过一抹自信,作为周家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天才,他有资格说这话!

“哈哈,还只有你能治?真是大言不惭。”黑熊冷哼一声,威严的声音响起:“知道骗我的下场吗!”

在天阳市道上他黑熊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光凭一个名字,就能让很多人颤颤发抖,别说骗他,就是在他面前说话,都要胆战心惊。

“你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吗?”周毅冷静的道,“不出意外,你家老爷现在已经情况危急,而你家二爷很快就要来亲自请我!”

如果那位院长继续施针,他判断的症状定然会出现,以那位院长的能力肯定无从下手,只能来请他。

这话让黑熊脸色黑了下去,怒骂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还二爷请你,要是二爷真的来请你,我TM把这厕所用嘴给你舔干净!”

周毅撇了一眼黑熊,淡淡的道:“那可要辛苦你了。”

“草,给你脸了!”

黑熊脸色一黑,大手就对着周毅扇去!

“住手!”

就在此时,一道急切的声音响起,只见远远的一道人影慌张的跑了过来。


以防精彩内容丢失,请您【手机微信扫一扫】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阅读 100000+ 赞 58752
精选留言
赵天
36558
关注公众号后,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阅读,很方便!
9小时前
殇不起
20548
真的太好看了,跌宕起伏,有意思!
12小时前
我爱一条柴
19046
推荐大家一定一定一定要看完,后面剧情超级超级好看
12小时前
马上有钱
18689
关注公众号了,看起来很方便,下面有阅读记录,我已经看了一大半,越看越好看
3小时前
仰面注目夕阳
4300
我看完了,同类型小说里面最精彩的一部,没有之一,极力推荐
26分钟前
乄囍
3788
我之前都不怎么看小说的,完全被吸引住了
22小时前
孙不笑
2685
非常有意思,剧情扣人心弦,比看电视剧好看多了
13小时前
地有三江水
1536
不错不错,先关注公众号,有空把整篇看完
11小时前
露易湿衫
1169
已关注,公众号里面还有很多其他小说都挺不错,估计接下来半年都有的看了~
18小时前
岁末圣诞树
775
我一直认为看小说比看电视剧更精彩,这部确实不错
19小时前